蜗牛0305

一片自由的树叶,一只很慢的蜗牛。

周五,和同事去看了即兴表演,特别放松。感谢时机,让我们放下其他,爽快地看了场从头笑到尾的即兴。我还上台去互动,有趣。
之前养娃的焦虑,工作的焦虑,对自身不满的焦虑,逐渐让我平静归于自己,淡下来一件一件地去做。
生活应该是内心处于一个舒适的环境,这种舒适不因工作节奏的快或强而推翻,所有的问题都是生活的一部分,不抱怨。
之前想到娃就是内心焦虑没让她学东西,可是出去豆豆也大方,马上她上幼儿园,她期待的幼儿园生活~~我们去玩、吃、逛,她开心她快乐,她的小世界,不需要我们太多地评判,开心快乐是其他事情的本源之花。和孩子相处的模式,应该是她自然我们父母也自然,不是命令与被命令,更不是指导与顺从,孩子的天性和她的对世界的好奇,应该尊重并得到保存,对孩子的过分强求本质上是一种认为破坏。
我们的引导和学区房,这些在报名幼儿园的时候触发。父母的责任,不是光买个冰淇淋吧,来吧,做妈的,跟着娃一起学吧。
把夏天的衣服叠后整齐码好,把秋天装打包腾出空间,干净悦目,心里似乎也跟着多出一块地方。把家里收拾干净,把沙发换成北欧简单版,把窗帘换了,阳台的花木长得茂盛,这些都是生活所在,好了,看最近喜欢的经济类书去。

周一,以后上下班都用ipad看视频学知识,碎片时间用起来。
虽然上一篇吐槽婆婆比较犀利,可是过了那个劲儿,我们又和好了,对对方没有那么多介意,觉得都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来,这样挺好,不用太顾及这些,自在生活,对我们俩而言,都是一种进步和解脱。昨天和婆婆带女儿逛街的时候,突然萌生了一个想法,要是我有年薪百万,随手就可以给婆婆几万块零花钱,这样爱生活爱下馆子和买买买的她,应该也会很开心和惬意地生活吧。
好了,掏书补知识,加油!!

最近公司和家庭夹击,家里婆婆刚来一个月提出要回老家,让我辞职回家带孩子,这茬还没完,她就开始说这里痛那里不舒服,带去检查,没有问题,估计回家就好了吧。
这些都不是问题,问题是我努力工作的同时,她指责我不顾家,说早出晚归,还类比人家楼下天天喂好孩子饭才去上班,恰逢我和楼下的妈妈聊过,公司说她扑在工作上的心思不够,刚辞退。当然,婆婆做了一辈子家庭主妇,她不会理解外面的竞争有多激烈,也不会知道既要工作又要顾家的不容易。
最后指责我让她儿子干家务,我更是哭笑不得,问大家都要上班,我没有更轻松,为什么一定是我做,再说分担给他,干了事情会少块肉还是会对什么有影响?!如果以挣钱多少来区分家庭地位,是否家庭主妇没有实际拿钱回家对家庭的贡献就是零?
婆婆没话回了,但还是一副很委屈的样子,说完这些,我也觉得非常委屈,出门和公公打了电话,说要帮忙带孩子就踏踏实实,不愿意回家也是合情合理。公公是非常明事理的人,他安慰我会去做婆婆的工作,叫我不要一般见识,她的眼界太窄,不需放心上。
几周不说话之后,逐渐恢复,我叫她她也会应答,中间过程就不言表。心累
公司动荡,临上市却无人无序的状态,大家如无林之鸟,新来的人安排与我的直接领导博弈较量,所以事情难做也正常,熬过去吧,没想到事情变少,外在却变复杂了。
只能说生活很长,加油了。

豆爸咬了我胳膊一下,豆豆以为我们俩打架(可是从来没有打过啊 哈哈),竟然快哭的样子说:够了,你们够了!谈话,我们安慰她是闹着玩的。
不肯及时穿衣服,今天又冲她吼了,我这得改,主要是婆婆一直在盯我的感觉,今天她心情不好,一大早开始找茬儿发泄,每次的由头都是女儿,所以她说回家,我没意见。主动带两年女儿,培养她的独立自信和部分知识,很有必要。

虽晚,但是不住写下今天的出行。以往周末,都是全家出动,这几次因为各种情况,我和豆豆两个人外出兜。
虽然知道要下雨,我们俩还是带着滑板车,出发!豆豆的滑板车与地铁站之间,是我俩之间你追我赶的距离,到入口,说:又到地铁站啦。经过前两次的出行,她俨然已经熟悉路线和标志。
地铁里她一点不困,叽叽喳喳问我很多问题,能答的不能答的我反正都答了,感叹脑子不够用。记错站,提前下了,继续进地铁,到时,豆豆略带担心地说:妈妈,是不是这站呀?
出口处,雨哗啦啦地下大了,路人急忙奔跑,700米的三个路口的路,抬眼张望显得有些长。一把伞,豆豆撑,我右手抱豆,左手拎滑板车,后背双肩包,大家理解下(看来饭没白吃!~)。走在干净的街道,女儿紧紧抱住我负责小手中的伞不被吹歪,可以说还是有点幸福的。
湖滨道终于到了,我们直奔楼下准备寻找小猪佩奇展,豆豆兴奋地问:小猪佩奇会和我说话吗?寻找间,看到有小朋友在排队走秀,组织地很规范的样子。竟然可以现场报名,啊,得征求一下豆本人,她说想去。很快填表、一寸照拍好,小朋友被带入场排队。我很担心她会怯场不肯上去,可是她大胆地上去,到这就很开心了,走完了2圈,后面还大声唱了一首小燕子,做到了豆自己说的:我上去你不要去,我自己去。之前拍照的腼腆与从未参加这类活动让我心里打鼓,结果豆豆可以!~孩子的勇气比大人足。
后来小朋友玩耍,有几个外籍爸妈带孩子说英语,她问:妈妈,他们在说什么,为什么听不懂啊,答因为他们说的是英语,她立即说:是苹果苹果apple吗?(捂脸只教了几个水果)答:对呀。
吃好午饭,本想带去福州路的书店转,雨还在下,所以在言又几书店晃了一圈,豆豆喜欢的海底小分队,我们带回了家。
顺便,别问我怎么后来没去看小猪佩奇展,小猪佩奇展是去年的今天。(全文完)

萨缪尔森《经济学》、曼昆《经济学原理》
泰德罗《影响历史的商业七巨头》、尼尔.弗格森《货币的崛起》、《巨人》、《罗思柴尔德家族》、张五常《经济解释》

抬眼是同事掩于叶下的花,点下关闭键。空空的地铁通道,只听到鞋跟的声音,白天的杂乱,不再回荡。若真是如此,已经想好去学画画,再补书,女儿带我蹭各种课,错过什么,都不能错过你。#女儿之于父母,有舍有弃,观瞻长远#
今日婆婆找了个理由,向我猛烈开火,忍一圈带女儿到幼儿园旁观了一会儿,回来,她继续,回应几句,其愈加猛烈,讲道理已经不是道理,无奈,接受吧,在上海呆了不到一个月就这样,我想,谁都不要为难谁吧,她动不动提回老家,那就回去吧,我自己带女儿,正好这个年龄非常重要,开始懂事,吸收能力也强了,我想错过的时光,陪伴女儿一起,建立她足够的安全感和自信,作为妈妈,放下热爱的工作,也不惋惜。接受问题,解决问题。

在云端。
飞行,是小时候望着天空,遨游天际,展阅世界。
离地的一刻,心也随之腾跃,却又带着淡然。
以往美剧的鼓舞人心,在事业中也得到呼应。本次差旅谈判非常顺利,愉快地回程。
想着在工作上突出,每一次的工作都得到不同领导的欣赏,或许我应该自信起来,我还是有刷子的。尤其合作对方说提到我名字如雷贯耳,也不止一次对方的人和我说,自己公司的人和我说,哈,确实开心。
空中观远方,犹如纵览白云的飘渺,带着很多心底翻出来的对自己的期待。降落地上,那么我奔着回家,看女儿~~

周一,雨。已经听到“will delay”的语音播报,继续等待。此次谈判是否顺利,得看明天的情况了。

豆:妈妈,你起床后干嘛?
我:起床后刷牙洗脸吃早饭啊。
豆:吃完早饭后干嘛?
我:吃完早饭去上班呀。
豆:妈妈,你不要去上班……
我:为什么呀?
豆:每次我吃完早饭后,都找不到你。(委屈的样子)
我:。(没话可接)
果然吃完早饭,我走一步,豆跟一步,去卧室她也去,去客厅她也去。叠好袜子让她放到自己抽屉,不去,知道可能去放了我就去上班了。
最后是她去拿推车的时候,我出门了,豆听到关门声,马上问:妈妈呢?爷爷说去上班了,她立马放声大哭。站在门外的我,还是默默离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