蜗牛0305

一片自由的树叶,一只很慢的蜗牛。

1、如果只是图轻松,我会答应把豆豆带回老家,而我只要轻松去上班,还能自己挣钱自己花,前提是不理会豆豆将来回上海能否适应这里的生活与学习(上海的幼儿园也是需先选拔)。
2、如果把豆豆带在身边只是我一个人的坚持,不去关注小孩的心理需求,认为吃饱穿暖就可,让豆豆做一个物质满足、心灵上的留守儿童,那么僵到现在,我确实有所动摇了。
3、如果我知道生孩子不是现在身上的一道疤痕一个切口,不是怀孕的各种反应(呕吐胃酸倒流后期坐躺困难),而是更多无法言道的心酸与委屈,我会考虑是不是等我内心更为强大再结婚生子。
4、如果我的女儿将来足够独立,我不会干预她的任何,生活与工作,即使她是个不婚主义者,我也非常支持,只要她过的独立有意义(请参照《窗边的小豆豆》),因为这个社会对女人难有公平,尤其家庭生活中,打碎牙请往肚子里咽,对他人付出的尊重也可无视。
5、如果我主观里的豁达与宽容,唯独在孩子的问题上不让步却遭受指责,被现实打脸,我的崩溃袒露于此,也不愿在多作说明!无法沟通或难以沟通让你感觉是自己一个人在狂奔,还慢慢怀疑自己、丧失信心。
6、只盼天亮,去换药,顺便透口气。(8月12日)

评论